说好了去看你笑

发布日期:2020-02-01 09:14 作者:孟 渝  阅读: 次 字体:   保护视力色:       

由于本人成绩不佳,成绩离红灯笼高挂没啥差别,所以我被妈妈送去了英语补习班。但是我对这方面没兴趣好吧?如果妈妈把我送去作文补习班,我也许会考虑的!可我对英语真的没兴趣啊亲爱的母亲大人!

  妈妈对我表示“抗议无效”后雷厉风行的给我报名、交钱。三天后,我还是坐在了补习班的椅子上。我不得不承认,补习班的生意大好,代表着,我可以交到新朋友一起玩了。

  我的精神大振,立马正襟危坐。其他同学对刚刚还萎靡不振的我投以奇怪的目光。我翻了个白眼,有什么可奇怪的,我要给新同学好的印象嘛!

  我的同桌终于出现坐在了我的身边,我的眼睛突然像见了座金山似的发着金光,嘴巴像见到了美食似的一条大河向东流。同学们又向我投以目光,不过这回是惊悚的目光。我又投给他们一个白眼,又调整面部表情把头笑眯眯的转回来面对我的同桌。她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哦!就冲她乖学生的样子,我要努力学习哟!如果被比下去了,我的脸往哪搁呀!看看,学习要有竞争对手才有动力嘛!

  “你好!”我要热情一点。“你好!”她朝我一笑。我想流泪,这么温柔的女孩去哪找嘛!我们一定会成为最好的朋友,也是学习上的对手!

  很快,我们迎接到了第一次考试。我先看看署名“周琦萱”的试卷,又看看我的,为什么她可以考九十八,我只能考九十六?欲哭无泪……小周同学又向我笑:“孟愚呀,没关系,只差两分而已。”我哀怨:“差两分也是差嘛,还有……”“什么?”她又露出温婉的微笑。我用力吸了吸鼻子:“我是孟渝,不是孟愚!”“……”萱萱不说话了,拍了下我的头。后来,我们就成了很好的朋友。并获得了“孟愚”这个“光荣称号”。我抗议时她又笑了,说这个名字是我们友情的见证。一见她笑我就大脑混乱竟然应下了?现在想起来就想撞墙!

  补习班的班规比学校还要严厉的多,甚至一个星期要考好几回试,考得我头昏脑胀的。我不忘去看萱萱的试卷,每次都比她少上一两分,她总是笑着安慰我。一见到她笑我立马就乌云散开阳光袭来,摩拳擦掌地开始准备下次考试,要争取考过她。

  本来不愿意上补习班的我现在热情高涨乐在其中,每天回到家,我就在妈妈面前晃悠,跟她“萱萱”长“萱萱”短的。妈妈被我弄得哭笑不得,戳了下我的额头说我“有了朋友忘了娘。”我吐了吐舌头,一下子溜走了。

  日子就这样平淡的过了二十来天,但是我和萱萱闹别扭了,一直在冷战。

  其实我真的挺摸不准她的。有时她的心情是晴朗的晴天,脸就太阳公公似的阳光灿烂,她的心情要是阴气沉沉的阴天,她的脸就会让我产生她满脸乌云密布的错觉,变化颇多。

  有一次正好我在萱萱“阴天”时开了她几句玩笑,结果就撞枪口上了似的遭到了她的“炮轰。”我有些生气了,跟他吵了几句。后来我真急了。我们如果再冷战下去,恐龙都复活了。本来道个歉也就算了,可萱萱的脸阴了好几天了,万一我一不小心又惹她生气了就更难办了,不是弄巧成拙吗?

  好像那句话真说对了,做人难,做好人更难哪!我正无奈着!突然耳边传来一个细如蚊呐的生音:“对不起。”我像袋鼠一样跳了起来,结果膝盖磕到桌角,又给我磕下了下去。我一回头,看见了满脸通红手不安地绞着衣角的萱萱。“我当然原谅你了!”我欢呼。

  “真的?”萱萱两眼发光地抬起头,我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我终于明白了以前同学们为什么把惊悚的目光投给我了,原来两眼发光的样子真的很恐怖呀!老师一瞪我们俩,我们马上专心上课。谢谢老师,否则我会吓死。

  经过了这件事后,我们的友情更加牢固了。有句话说得好,只有经历过磨难的友情才能长长久久嘛!

  两个月后,我和宣萱要分开了,要离开补习班各上各学了。我们交换了地址,说好有机会去看对方。她依旧笑得很好看、我拍拍她的手:“我们小萱萱笑得这么好看,人这么可爱,我怎么会舍得不去看你呢?”

  我又嬉皮笑脸地去抓她的手,触感却冰凉得吓人。我又一本正经起来:“我如果回来,一定第一去看你,我答应你,我一定回来看你笑。”她又露出了招牌微笑,温柔婉约。

  分开时,她拍拍我我的头,说,你一定不能忘了我哈。我笑笑,我说,怎么会呢,我怎么会忘了你呢?

  银杏路延至尽头,转过弯,一排普通的杨树笑在突袭的风中。青叶泛起了斑驳的金黄,色调高贵却又悲沉,犹如一个王朝,极尽奢华却又即将衰亡。我接住一片花蝶样飘下的叶,冰凉的触感又让我想起了萱萱。

  那天我一本正经的对她说:“我一定会来看你笑。”我既然说了要去,当然会去了,只是家人又不让去……

  我看着手中渐渐被捂热的叶子出神,恍惚间,叶上似乎出现了萱萱的笑。叶子似乎幻化成了一个人影。我眯起眼,又惊讶地睁大了眼。那不是萱萱吗?放个三天假她不在家待着跑这么远干嘛来了?来看我的吗?

她奔过来,又露齿一笑,“怎么了?呆掉了?”我回过神,上去抱着她“吧唧”亲了一口,两个人闹作一团。

  我们漫步在银杏路上,我问她:“你来看我的?不是我去吗?你……”她撇撇嘴,不满的打断我:“谁让你不去看我的?我能不来吗?”他很生气哈。

  我见她不笑了,急了,两只爪子伸上去揪她的脸:“笑一笑十年少!”她 “扑哧”一声被我逗笑了,好笑地扒下我在她脸上作怪的手,打打闹闹地走着长长的银杏路,连悲伤的黄色在她的笑容下也显得幸福了起来。

  你们奇怪为什么她在我眼里像女神一样?如果不是基于礼貌我一定会丢白眼给你们了。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呀!你说,朋友在自己心中不就是最美最好的吗?




                                                                                                        辅导老师   王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