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的班主任先生黄子超老师

发布日期:2021-07-22 16:35 作者:张玉 徐紫艳  来源:市教育局 阅读: 次 字体:   保护视力色:       

黄子超,安徽省正高级教师、安徽省特级教师。2021届高三(13)班班主任。

自是平凡一只孤影,也祈望月华映于脸上;自是路口一片树叶,也祈望暖风吹拂远方。吾师如月如风,驻足在我心间。

三年前老班(黄子超老师)第一回来到一中执教。我仍记得他与我们初见的时候。“我姓黄,不必称我为老师,我更愿意成为你们挚友般的存在。”自此,我们都爱称他“老黄”。老黄也自得其乐。总是以此自称来调侃我们。

老黄是一个很幽默的人。以前最枯燥乏味的便是化学课。怎么也配不平的化学方程式令人头昏脑胀,五花八门的颜色变化令人难以琢磨。老黄的课不一样。他会在每节课前准备几个小故事,多是即兴改编。如今我还记得“朕有56亩鱼塘”时老黄脸上的温暖与慈祥;也还记得“狗蛋和小芳牵手私奔”时课堂上滔滔不绝的大笑。

老黄的每节课都激情澎湃,但总爱在最关键的时候戛然而止。“我说的对不对,李梓铭?”“看来我的课不怎么吸引人啊,计逸都不看我。”“这题我们让方博来回答,方博读的书多”。

一开始我们摸不着头脑,与老黄越来越熟悉也逐渐摸清了他的套路。这一定是哪个调皮鬼不认真听课了。没有严厉的责备,也没有把他们“拎”出去罚站。老黄永远以最轻松幽默的调侃关爱着每一个学生。

老黄的板书很漂亮。当他第一次露手就引起全班同学的惊呼。“哇,这字写得也太漂亮了吧。”“板书好整齐啊!我啥时候能写出来这样的一手好字!”流光一瞬,转眼间已度过三个春夏,我们仍会为老黄的板书喝彩。我想这也是他对我们心灵的一种指引吧。

汪曾祺曾写道:“每个教室里有一块黑板。黑板上写许多字,字与字之间产生一种神秘的交通,钟声作为接引。”墙上钟表的指针一圈圈呼啸而过。我们之间的师生情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相反,它会随着时间的沉淀而愈发深厚。粉笔描绘的人生,不是黑白的枯燥与单调,而是下自成蹊的桃李不言。三尺讲台的空间,不是方寸的狭窄与勇气,而是春风化雨的大爱无声。

老黄总是对我们真诚相待。“发奖励了!发奖励了!”犹记得运动会后老黄拎着大包小包兴奋地招呼着大家。起初我们这些运动员们都羞涩得不好意思上台领奖。老黄看出了我们的羞愧,爽朗一笑:“勇于报名参加就是好事,没拿名次无所谓。大家辛苦了,奖品都有份。”老黄同我们一一握手,台下的同学都投来了羡慕的目光。您的爱就像是两个氢原子遇上了一个氧原子,成了我们身体内的百分之七十。

“屁股要坐在板凳上”,这是老黄常对我们说的一句话。他也身体力行地诠释着这句话。每晚,老黄总是从教室后门进入,坐在门旁的空位上。我们像是约定好了一般,他坐着,我们也坐着,静静地做着手头的工作,相互陪伴着度过每一个夜晚。合则强,孤则弱,我们相互扶持,共同经历了漫长的时光,在满怀爱意中拼搏奋斗,在岁月的窖藏中品味出师生情的醇厚与悠远。

窗外的枝桠疯狂生长,一位年近半百的老师目光轻抚着鲜活的绿叶,一抹微笑渐渐浮现在脸上。他知道,这片绿叶将承载着一位园丁对花朵最真挚的祝福;他相信,自己送走的不仅仅是骄阳,更是一个时代的未来。

吾师如月,映人心间;吾师如风,暖意拂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