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基础教育现状的冷思考

发布日期:2019-11-27 09:14 作者:熊运贵  阅读: 次 字体:   保护视力色: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跨入新世纪,随着我国经济的飞速发展,我国基础教育在许多方面有了长足进步,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全国范围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世纪工程已经圆满收官,推进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均衡发展新的宏大工程已在我国多数省(市、区)启动并取得阶段性成效,高中阶段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双轮驱动,得到快速协调发展,我国高中阶段毛升学率连年攀升,不少地方已经接近100%,学前阶段教育,特别是农村学前教育在政府主导和强力推进下,近年来也呈现蓬勃的发展态势,新一轮基础教育改革也以排山倒海之势在全国展开,对我国基础教育吐过纳新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在看到我国基础教育取得巨大成绩的同时,我们也应清醒地认识到长期制约我国基础教育健康发展的许多问题依然存在,有些问题不但没有缓解,反而变得更加严重。与其同时,随着改革的深化和社会的变革和转型,基础教育领域又衍生出许多新的问题。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迈上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新时代,迫切要求尽快由人力资源大国向人力资源强国转变,这就对我国基础教育提出新的要求,基础教育怎样做到超前发展、优先发展、协调发展和可持续发展,为实现中国梦提供雄厚的人才支撑,成为基础教育战线一项紧迫的任务。

基础教育要适应时代的要求,就必须认真审视制约我国基础教育发展的突出问题,组织精干力量对如何破解这些问题进行科学论证和周密的规划,对有些问题进行系统研究和顶层设计,整合各个方面的力量,逐步加以破解。笔者认为,就我国基础教育发展现状来看,需要解决的突出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    基础教育区域发展不平衡现象依然凸显

观察教育是否均衡,一般从四个维度入手,一是教育机会均等,二是资源配置均衡,三是教育过程均衡,四是教育结果均衡。我国东部经济发达地区和中西部贫困地区,中心城市和二三线城市,大城市与小城镇,城镇和农村,基础教育在上述四个方面存在的差距是巨大的。

在上学机会均等方面,经过几十年的努力,我国基本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在全国范围解决了适龄少年儿童有学上的问题,这在中国教育史上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但我们不容漠视这样的客观现实,我国不同地区、不同学校之间办学水平和教育品质存在的差距是巨大的,中西部贫困地区、绝大多数的农村地区学校,距离人民群众上好学的愿望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也就是说,我国教育机会不均等现象依然十分严峻。

客观地说,中央和各级地方政府对均衡教育资源配置是重视的。近年来,国家通过加大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教育经费的转移支付力度,各省(市、区)积极落实“省级统筹、以县为主”的基础教育办学管理体制等一系列举措,中西部地区、贫困地区和广大农村地区的教育投入得到了基本保障,办学条件有了显著改善。各地普遍推行城区教师到农村支教,国家实施农村特岗教师计划、三支一扶等举措,也一定程度缓解农村中小学教师紧缺的状况。但从具体情况来看,中小学办学资源最重要两个方面——财力和人力,区域不均衡现象呈现一减一增的趋势,也就是说,作为办学最核心的资源——教师,区域间差距不但没有缩小,总体上呈不断拉大趋势。据一项对我国农村中小学教师队伍现状调查,农村中小学教师队伍存在以下共性特征:一是学历层次偏低,二是学科专业化率不高,三是由普遍缺编向总体超编转变,四是年龄老化越来越严重,五是结构性缺编现象凸显,如不发达和欠发达地区农村小学普遍缺少英、体、美、英语和信息技术教师。经济发达地区和城市由于经济和区位优势,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人才集聚效应更加明显,不仅教师队伍配置齐整,而且能不断吸引大量优秀教师加盟,此消彼长,区域间教师队伍的不均衡越来越大。

有一项关于初中保留率统计数据,能比较直观反映出我国不同地区中小学教育过程存在显著的不均衡,2006年至2015年,我国初中阶段每年辍学人数在80万到110万之间,这些辍学的学生主要发生在农村地区中小学和中西部经济落后小城镇中办学水平薄弱的学校,这说明我国不少农村地区(包括经济落后地区小城镇薄弱学校)初中阶段辍学率还是比较惊人的,而经济较发达地区和大中城市初中阶段巩固率都接近100%,教育过程的差距显而易见。当然,造成农村中小学和落后地区学校学生辍学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有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这些学校办学低层次、管理低水平、教师低素质、教学低效率是学生辍学的重要的原因之一。

就教学结果看,不同区域之间存在的差异更加明显。单从初中阶段合格率、优秀率和高考升学率两个显性质量指标作比较,不同地区的差距是巨大的。一项研究数据对初中教学质量不均衡给出了很好的注脚,中心城市和大中城市初中毕业生全科合格率达75%以上,经济发达地区初中毕业生全科合格率平均达60%,中西部经济落后的农村地区,初中毕业生全科合格率只有40%左右。上述不同地区初中毕业生全科优秀率的差距更大。高考升学率的差距更是广受社会关注和诟病,高考移民这个屡禁不止的顽疾就是区域教育不均衡的直接反照,社会上广为流传 “寒门无学子”的感叹,其背后折射的是教育公平问题,应该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二、    城乡中小学办学水平差距进一步拉大

在中国长期实行的二元社会体制主导下,我国城乡中小学办学差距巨大,一直是我国基础教育领域最突出的问题之一。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进入二十一世纪,伴随着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城市化的提速,城乡中小学办学水平的差距不但没有缩小,在有些方面差距反而进一步加大了。

近年来,农村中小学办学规模快速萎缩,农村中小学校不断消亡,成为我国近代以来基础教育领域史无前例的现象。笔者所在的一座地级市建制区,农村中小学校数量2008年共106所,到2013年仅剩下78所,如不是国家政策明令禁止随意撤并中小学,现在学校的数量还要少得多。在校中小学生数由2008年5万余人锐减到2013年的2万4千人左右,而且学校的消亡和学生的减员趋势仍处在进程中。我区的这种状况不是个案,可以说是全国广大农村中小学现状的缩影。与农村中小学不断消亡和农村中小学在校学生迅速锐减形成鲜明对比,近年城镇不少中小学急剧膨胀,一些规模上万人的超级中小学在我国城市中并不鲜见。

农村中小学办学普遍不景气的萧条局面,不仅表现在办学规模萎缩和学校消亡上,还表现在本来整体素质就不高的教师队伍质量呈下降趋势,在许多农村中小学校,因学生锐减等因素,造成教师队伍普遍呈现总体超编、年龄老化、结构性缺编交织的状况,这样导致的直接后果是,学校不能补充年轻教师,教师教育观念和教学方法落后,不适应新课改对教育教学的要求,学校无法按课标有效开齐开足课程。农村中小学其他办学要素大多不理想,再面对这样的队伍现状,大家对学校未来的发展看不到希望,从校长到教师普遍滋生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心态,能保不出事就万事大吉了,很少主动去谋发展,大多数学校的办学江河日下也就不奇怪了。而城区学校随着办学规模的扩张,既吸纳了一批成熟的优秀教师,又源源不断地补充优秀的大学毕业生和研究生,教师队伍很容易步入良性发展的轨道,本来就差距明显的城乡教师队伍素质,无形中差距变得更大了。

城乡中小学差距拉大,还与一个重要的社会因素影响分不开,现在相当大比例的农村小学、初中学生家长外出务工,农村中小学生原本弱势的成长环境,变得更加不堪了,农村孩子由于缺少父母的关爱和约束,成长中更容易出现偏差,这是农村初中甚至小学阶段辍学率高企的又一个重要原因。

其外,随着我国现代化进程的加快推进,城市功能的进一步完善,城市孩子成长过程中享受到的人文环境和社会机构提供的丰富的教育资源,对于大多数农村孩子来说,都是不敢奢望的,这进一步加大城乡教育差距。

三、    地方政府管理教育的越位与缺位

改革开放以来,中央政府对基础教育的重视程度是有目共睹的,国家提出了“科教兴国”的战略口号,将教育发展置于各项社会事业发展的优先位置,制订了一系列法律法规保障教育事业健康有序发展,不断加大对基础教育的投入,2013年国家对教育的经费支出首次超出GDP的4%,近年来教育经费投入稳定中有提高,基础教育办学经费进一步得到保障,积极弘扬尊师重教的社会风气,采取切实举措保障教师权利,提高教师待遇等等。

举办好基础教育是宪法和法律赋予各级地方政府的一项基本职责,地级市和县区政府负有对基础教育学校直接的管理责任,公正地说,绝大多数地方政府为基础教育发展付出的努力是可圈可点的,但不少地方政府在履行教育管理职责过程中的越位和缺位现象还时有发生,有的地方甚至还比较突出,给当地教育发展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不能不引起政府及有关方面的认真反思。

地方政府通过教育行政部门对中小学实施管理,政府及其教育行政部门在行使管理职能中,存在的越位行为主要有以下一些表现,一是统得过多,管得过细。不少地方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对学校人财物等主要办学资源管理一竿子插到底,粗暴剥夺了学校应该享有的办学自主权,既降低了工作效率,又挫伤了校长和教职工办学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二是对中小学办学评价标准简单僵化,“唯分数”、“唯升学率”仍然是多数地方政府在评判学校工作时奉为不二法宝,政府评价指挥棒的强大导向功能,为应试教育提供了肥沃的土壤,让应试教育始终牢固占领基础教育的主阵地,使二十多年来国家大力推进的素质教育收效甚微,不得不承认的严酷现实,我国的基础教育被严重的异化和功利化,导致学校和教师教育行为和价值追求背离教育的本质,基础教育品质被大大降低,基础教育功能被严重弱化。三是在政府不正确的政绩观支配下,常常用经济规律绑架教育规律。教育从属于地方经济的发展,带有相当的普遍性。为了某个项目或园区建设,政府随意撤并迁移学校的现象并不鲜见,或者为了让名校服务城市扩张,拉动房地产市场,无节制地建设名校的所谓分校等等。笔者并不是简单将教育发展和经济发展完全割裂开来,教育与经济也不是完全对立的,但教育有自身发展的规律,简单用经济规律来统领教育规律肯定是不恰当的,这样做必然损害教育自身的健康发展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受教育权利。四是不少地方政府在教育投入分配时,自觉不自觉受“名校情结”支配,政策往往向当地优质学校倾斜,造成办学资源向当地实力强的学校集聚,加大了校际之间和城乡学校的不均衡,这种不均衡严重扭曲基础教育的健康和谐发展,造成名校不堪重负,力不从心,薄弱学校和农村学校难以为继,举步维艰,择校热等现象愈演愈热,加重了家长的负担。五是将一些与学校没有多少关系的政府工作硬性与中小学联系到一起,政府的一些中心工作、重点工作常常强制作为学校的中心工作,甚至要学校真正的中心工作为之让路。

政府过度作为、错误作为对基础教育发展产生了一些负面的影响,政府该负的责任没有尽到,对基础教育的影响更直接。应该承认这样一个事实,我国不少地方政府对基础教育管理存在着不同程度缺位问题。地方政府履行办学职责不到位现象主要有以下表现,一是投入不足依然普遍存在,这在经济贫困地区尤为突出。二是面对农村基础教育的严峻现实,地方政府态度比较消极,不积极采取措施加以破解。不是政府没有意识到农村教育问题的严峻性,甚至也不是当地政府缺少破解问题的资源和能力,说白了,既然上级没有硬性要求并考核问责,地方政府就不愿主动增加人力财力的支出。三是现行的教育人事制度存在着严重弊端,如教师队伍普遍责任心缺失、职业倦怠、师德素养不高,中小学校师资配置不均衡,几十年未变的僵化的教师人事管理机制等,使教职工队伍似一潭死水等,这些都是制约基础教育健康发展的消极因素。但地方政府往往求稳怕乱,不愿下功夫深刻剖解教育管理体制上存在的深层次问题,下决心从管理机制体制上动大手术,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基础教育万马齐喑的局面就只能是年复一年又一年,让有心之人只能徒唤奈何。四是对教师队伍建设重要性认识不到位,教师培养规划和落实不到位,教师发展经费投入不足,这是地方政府共性问题。重使用,轻发展,教师的教育思想、观念、方法和技能不能与时俱进,学校教育教学缺少源头活水,后劲不足,学校也就失去了健康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五是多数地方政府对学校办学绩效评估既缺少有效的评估机制,又缺少科学的评估方案和严谨的操作过程,很多评估要么简单片面,要么走走过场、做做表面文章,要么主观臆断,评估缺乏发展性、系统性、规范性和对中小学发展的正确导向,这样的评估不仅不能促进学校工作,甚至产生诸多负面效果。

政府对基础教育发展居于绝对的主导位置,政府如何管理好基础教育,需要认真进行反思,积极完善和优化政府对教育管理模式。李克强总理多次强调:各级政府及其职能部门要制定好权力清单和负面清单,做好加减法。当前,地方政府在行使基础教育管理时,缺位的应积极补位,越位的要主动退出,果真如此,则基础教育幸莫大焉!

四、中小学办学主体性普遍缺失

《国家中长期教育发展规划纲要》第三十八条规定:“适应中国国情和时代要求,建设依法办学、自主管理、民主监督、社会参与的现代学校制度,构建政府、学校、社会之间的新型关系。”三十九条规定:“落实和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政府及其部门要树立服务意识,改进管理方式,完善管理制度,依法保障学校充分行使办学自主权。”中小学作为办学主体,依法独立自主办学是学校健康发展的内在需要,是政策法规赋予的基本权利,但现实情况并不乐观,我国大多数中小学办学主体性不同程度缺失。

校长负责制是中小学依法自主办学的基础。《教育法》、《义务教育法》和《国家中长期教育发展规划》都明确规定:中小学实行校长负责制。可以说,校长负责制是我国中小学领导体制特别是管理体制的核心和基础。校长负责制对中小学校长的任职条件和选拔任用、依法享有的权利和承担的责任、监督评价奖惩和制约机制、学校日常管理的运行机制等都有具体的界定和严谨的制度设计,以确保中小学校长依法履职、科学治校。尽管我国在中小学推行校长负责制快三十个年头,但现实状况很不理想,也就是说大多数学校并没有建立真正意义上的校长负责管理体制。很多地方和学校将校长负责制简单理解为校长说了算,这样造成的后果是严重背离了校长负责制的科学内涵,学校无法构建科学高效的现代学校管理模式,衍生了一系列的问题,阻碍了学校健康可持续发展。

校长负责制未得到有效落实的另一个制约因素是政府统得太死、管得太细、干预太多,将校长和学校手脚牢牢束缚起来,校长无法依法行使办学自主权,带着镣铐跳舞怎能舞出优美的舞姿?

我国中小学普遍缺乏办学个性,呈现千校一面也是中小学办学主体性缺失体现。在现行体制下,在校长负责的管理体制没有建立的背景下,中下学校缺乏个性、千校一面一点都不奇怪,学校如同行政部门的最基层单位,在一根指挥棒指挥下和一把尺丈量下运转,学校基本上没有自己的发展定位、清晰的发展思路、有力的发展举措和个性化发展规划。在这种僵化管理机制下,中小学发展主动性受到严重抑制。

教师和学生是学校的主人,师生的权利得到充分尊重,师生在学校发展过程的主人翁意识被充分激发,这是中小学办学主体性得到有效落实的重要体现,目前,我国中小学校师生在学校发展进程中的作用普遍未得到应有的发挥。

从广义上说,中小学所处的社区和学生家长也是办学主体的重要组成部分,应该是学校自主办学不可或缺的因素之一。但目前我国大多数中小学都没有构建起社区和家长有效参与学校管理的平台。

中小学发展主体性缺失,有其内在原因,但主要原因是中小学缺少自主发展、特色发展的良好外部环境。政府及其教育行政部门必须对中小学管理模式进行彻底改革,理顺政府和学校的关系,政府从自身做起,建立起符合时代要求的现代学校治理制度,并引导学校构建现代学校制度,中小学校才有可能真正成为依法自主办学的主体。

五、“伪教育”仍然大行其道

教育的本质是确保每一个教育受众享受公平的受教育权利,真正落实以人为本,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可持续发展,为幸福人生奠基。这段话揭示了四层含义:一、公平是教育的基石。二、人是目的,教育过程应该充满尊重和关怀,没有爱就没有教育。三、教育要追求身体、精神和人格的协调发展,知识、技能和才干的协调发展,当前发展和终身发展的有机统一。四、教育终极目的是提升生命的品质,为幸福人生奠基。

反观我国基础教育的现状,中小学在实施教育过程中严重背离教育本质的现象普遍盛行,可以说“伪教育”仍然大行其道,基础教育发展被严重扭曲,制约了我国基础教育健康发展。

极端功利化一直以来都是整个基础教育发展无法摆脱的梦魇。基础教育的主要功能应该是公益性、普惠性,致力于为青少年成长提供丰富多彩需求的个性化服务,升学等功利目标只是自然而然的结果,不应该是目的,更不应该成为主导教育行为的唯一目的。但现实情况正好相反,基础教育阶段,特别是初中高中阶段,绝大多数学校都把升学率作为压倒一切的目标,这样做的结果导致我们的绝大多数学校在办学上重智育轻德育体育及其他、重知识传授轻能力培养、重视学习成绩好的学生忽视甚至歧视成绩差得学生,极端的“唯分数论”教育,是基础教育发展的毒瘤,使基础教育的发展严重异化和退化。从社会层面看,造成办学资源向所谓的优质学校集聚,导致教育资源的浪费和严重的教育发展不均衡,同时,还带来社会上有偿补课的泛难,成为目前十分严重的社会问题之一。

学校“唯分数论”、“升学率挂帅”,导致学校办学功能的畸形化,学校在办学过程中有选择地履行职责,不能为学生成长提供健全的育人环境。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只是片面关注学生考试成绩的状况,对学生身心发展、人格形成、精神成长缺少关注,客观上阻滞了学生的全面健康发展。我国中小学生中大量存在道德失范、心里不健康、健康状况下降、高分低能、辍学率居高不下等问题就是办学功能畸形化结出的恶果。

如果观照一下我国多数中小学课堂教学现状,那又是一幅怎样难堪的画面呢?教师似学警,课堂如监狱,学生是学奴。教师刻板的讲授,枯燥繁重的习题训练,频繁的考试是最常见的教学情境。在教学过程中,学生学习的主体性被弱化,甚至被完全剥夺,课堂像效率低下的流水线,教师教学过程像往一群容器中灌装知识,本应鲜活的课堂常常死气沉沉,单调乏味,课堂上教师是绝对的统治者,少数成绩优异的学生充当教师表演的配角,多数学生充当观众,甚至慢慢变成了局外人,当学生长期感受不到学习过程乐趣时,长期扮演被漠视的旁观者角色,必然失去学习的兴趣,失去学习兴趣的学生犹如失去动力的汽车一样,掉队、厌学、乃至辍学就是很自然的现象了。

我们说中小学“伪教育”大行其道,不能忽视教师层面的现状,中小学教师队伍存在的一个严重问题是专业发展乏力。从教师个体层面看,学习意识不强,学习投入不够,对教育教学工作满足于过得去,多数教师年龄与专业能力呈现反向发展的趋势,教师进入中年以后,越教越不会教、越教越不受学生欢迎、越教质量越不如意等,存在相当的普遍性。

从学校层面看,多数学校没有充分认识到教师专业发展对学校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的作用,没有将教师专业发展摆到学校工作的应有重要位置,没有教师专业发展规划,没有教师专业发展考核奖惩机制,没有为解决教师专业发展提供必要的学习资源和经费保障,造成许多教师的教学思想、教学方式、教学手段、知识更新等不能与时俱进,加之现行人事管理体制的制约,中小学教师队伍中充斥不少“南郭先生”,这些人不折不扣充当着“伪教育”的骨干力量。

好的教育应该植根于优秀的文化沃土中,文化是教育的灵魂,而现实中,许多校长和教师头脑中根本没有文化的概念,甚至不知文化为何物,学校是育人的地方,校园却是文化的沙漠!试问:没有灵魂的教育怎能称为真正的教育?

外部强加与学校的一些事情也是“伪教育”大行其道的因素之一,地方政府部门常常将一些本与学校没有什么相干的事情,硬与学校工作联系起来,甚至人为地上纲上线,定为所谓的政治工作、中心工作,而让学校真正的中心——教育教学工作为之让路,或者为了营造氛围,发动师生参与一些应景性工作,上述种种,不仅干扰学校的正常教育教学工作,也是对教育基本尊严的粗暴践踏。

教育是科学,科学的真谛在于求真。每个有良知的人对“伪教育”充斥中小学校园都不应该无动于衷,基础教育需要以雷霆之势,掀起一场打假风暴,让“伪教育”失去藏身之处,让“真教育”的光辉照耀到校园每一个角落,照进每一个青少年的心中。基础教育回归到教育的本真,就是我国教育灿烂春天到来之时。

我国基础教育存在的上述问题,成因相当复杂,既有历史的、文化的因素,也有经济的、体制的因素,解决起来绝非易事,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我们要有正视问题的勇气,要有对历史对人民负责的担当精神,要有积极破解问题的行动,相信只要各级政府、社会各界和中小学校能够凝聚共识、协调行动、攻坚克难,汇集起教育发展的强大正能量,基础教育存在的问题都一定能逐步得到解决,基础教育一定能够肩负起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历史使命,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做出应有的贡献。





分享到: